年度教师杰弗里:孩子到底要学会什么

年度教师杰弗里:孩子到底要学会什么 ...

好的教师并不是知道所有的正确答案,而是能够提出正确的问题。美国年度教师、全球教师奖获得者杰弗里·沙博诺向教育者们提出了十个问题,每一个都指向更好的教育之路。

杰弗里 美国年度教师

我是一个来自美国偏远小镇的中学老师,2015年全球教师奖获得者,但我没有能解决所有问题,也没有神奇的力量。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的一些疑问。我希望大家能够认识到一点,好的教师并不是知道所有的正确答案,而是提出正确的问题。

我一直有这样一个大问题,“我们教什么?”我相信在座的所有人都是非常习惯问这个问题。但现在的情况是这个问题问得并不对,因为回答它并不能解决我们真正想关注的重点。

我们到底教什么呢?我教过化学、机械、工程、生物、体育等等,这显然是个错误的答案。我们需要了解的是,我们所教的能否让孩子们有效面对未来,所以,我们实际上想要问的是:孩子要学什么?

因此,我们真正的关注点不应该是内容,内容只是方法,而不是真正的目标,我跟学生讲机械和工程,不是想让他们做一个工程师、医生或物理学家,只是让他们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我希望他们能够有最基本的通识技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完成任务。

总之,内容只是一个方法,通过这样的方法跟学生建立连接,深度学习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让大家把学习的内容融入到自己的人生里面。所以我们一定要正确地去教学,去聚焦那些最重要的地方。

我在华盛顿当了17年的老师,职业生涯之初时我曾聚焦学生的成绩,但近几年,我关注的重点已经完全改变了。

我现在有一个女儿,作为她的父亲,我当然知道自己对她的看法很有偏见,我觉得她特别地聪明,非常漂亮,于是,这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我们知道长大以后有一个小伙子会爱上她,我没法确定她会跟谁谈恋爱,于是,我想要好好教育世界上的每一个孩子,因为这个地球上一定有个小伙子未来会跟我的女儿相爱。那么,作为一个教育者,我怎么保证我的女儿和未来的家人都能够获得她们所需要的教育呢?于是,我开始不断追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当一名教育者?

在美国,每位教师在面试时,都会回答这样的问题。答案大同小异“我要为这个社会创造福祉”。于是,我尝试去回答一个更难的问题:在我每天日常的工作中,要怎么做,才能向其他的人展示我为什么要当一名教育者?为此,我总结出了十个问题。

在座的各位教育者,大家也可以问问自己这十个问题,或许能带你走向更好的教育之路。

是我的 还是他们的教学计划?

这是两个差异非常大的问题。作为老师,我们写的是给自己的教学计划还是给学生的教学计划呢?

我的学生对生物学非常感兴趣,比如说在他们在区域内的牧场或农田里面找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内容,我就会说,“你们对生物学感兴趣,那挺好的,不用从书本上学,我们需要去真实的环境中去学。”

这个图片展示的是我带他们去田野里面抓青蛙,我们花了一个小时开车,到当地的一个田野里面,让他们真地去抓青蛙,仔细地去观察每个青蛙之间的区别。回来之后,我们会持续观察青蛙的生长,在青蛙身上装GPS,看他们回到池塘当中的生长变化,并用文字记录下这些观察,进行研究。

我的同事曾对于这一点非常地不理解,他们以为我很喜欢青蛙,虽然我估计我应该是世界上见过青蛙最多的人,但我真的不喜欢青蛙,而我的学生们对青蛙显然是非常感兴趣。

几年后,这些学生的兴趣点又发生了变化,很自然我们又会转变我们的研究方向,比如最近孩子们迷上了火箭,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火箭感兴趣,我们开始做火箭的模型,甚至制作出能发射2米多远的火箭,为此,我们还申请了专利。

我这样并不是告诉大家你要去研究青蛙,或者研究火箭,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一定要研究学生们感兴趣的点,你一定要真正地在课堂上去解决孩子的问题,保证你的教学计划与孩子的兴趣点是一致的。

纪律计划 还是关照计划?

实际上,纪律计划依旧会带来纪律方面的问题,因为纪律计划需要我们去关注那些有纪律问题方面的学生,不断的警告容易让我们的学生们陷入一种非常被动的情况,作为一个管理者,我们是否真的希望让学生们身陷麻烦?而作为一名老师,我们是不是应该启用关照计划?

上图是过去老师们在进行班级管理过程中经常使用的纪律计划,包括对学生行为的预期以及相对应的措施。在这份计划中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教室里发生了违反纪律的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推星娱乐二维码




Copyright(c)2011-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影视频道 版权所有

若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来信通知,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联系方式 qq 211499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