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人守寡后,靠什么解决需求?

古代女人守寡后,靠什么解决需求? 001: 求皇上废后 寒冬。 凄冷的寒风萧瑟。 杜清欢跪在清和宫的宫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冰冷的地面上,渗出鲜血。 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 ...



古代女人守寡后,靠什么解决需求?

001:求皇上废后

      寒冬。

      凄冷的寒风萧瑟。

      杜清欢跪在清和宫的宫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冰冷的地面上,渗出鲜血。

      “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父亲的病已经愈发的重了,没有这味药,他会死。

      寒风吹过,有人影走了出来。

      是上官焱。

      尊贵的男子披着厚厚的毛皮披风,面色沉静,容貌清冷,只是他的眸子,比此时的天寒地冻更加冷。

      “杜清欢,跪了多久了?”他的声调里,没有半分怜悯。

      杜清欢抬起头,朦朦胧胧的看着他的脸,“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上官焱漆黑的眸子尽是嘲弄,“你可曾想过,这就是你的报应?”

      杜清欢闻言,心底阵阵的抽疼起来。

     果然,他还在怪她。

      当年,上官焱因为争权夺位,遇到了一次暗杀,那时的他,高烧不退,是当时出门拜佛的杜清欢发现了他,将他捡回去秘密医治。

     那时的他刚刚捡回一条命,闭着眼睛握着杜清欢的手,说要一辈子记得她,让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他的皇后。

      可等他登基,杜清欢等来的不是他迎娶的花轿,而是要她医治未来皇后顽疾的圣旨。

      当时的杜清欢,是怎么回答的呢?

      “若你想救她的命,就立我为后,否则我誓死不从。”

       杜清欢不甘心,所以逼迫他娶她。

       杜清欢天真的以为,总有一天能够把当年的一切说的清楚,可是却低估了上官焱的决心。

       他从不肯和她多说一句话,如非必要,绝不踏入皇后的宫门一步。

       杜清欢在刺骨的寒风中清醒过来,惨然一笑,“皇上对臣妾有怨恨,臣妾清楚,既然这样,臣妾把这东西交出来,也算赎罪。”

      她把凤印从怀里拿了出来,“只要皇上愿意救臣妾的父亲一命,臣妾愿拱手将这凤印归还,从此在冷宫度日,决不再踏出一步碍皇上的眼。”

      上官焱冷冽的眸子在杜清欢身上停留了许久。“杜清欢,你以为朕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吗?”

      他一把将杜清欢扯起来,薄唇凑近了她的耳边,“你既然那么喜欢皇后这个位置,我就让你一辈子坐好你的后位,直到,一无所有,痛不欲生。”

      说完,他漠然的松了手,命人取来一只火盆,从怀里取出那救命的草药。“杜清欢,看好了,这是你父亲的命,能不能救得回来,就看你了。”

      杜清欢愣住,下一秒,却看着男人冷笑着松开手。

      那轻飘飘的草药,飘落。

      “不!不要!”杜清欢睁大眼睛,挣扎着爬了过去,双手毫不犹豫的伸进火盆里。

      可那里还来得及?那几根草药被火苗快速的席卷,散发出一阵焦糊的气味。

      “不,不要!求求你!”杜清欢疯了一样在火焰里搅弄着,眼底尽是绝望。

      一阵风吹过,将那灰烬吹得一干二净,就好似把父亲的性命也带走了一般。

      “不!父亲!父亲!”杜清欢仰起头,大声的哭喊着。

      上官焱却淡淡地嘲讽:“杜清欢,这可就是你要的?”

       杜清欢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冷嘲热讽,大声地哭叫,她的手早已经在一冷一热的刺激下溃烂流脓。

001:求皇上废后

寒冬。

凄冷的寒风萧瑟。

杜清欢跪在清和宫的宫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冰冷的地面上,渗出鲜血。

“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父亲的病已经愈发的重了,没有这味药,他会死。

寒风吹过,有人影走了出来。

是上官焱。

尊贵的男子披着厚厚的毛皮披风,面色沉静,容貌清冷,只是他的眸子,比此时的天寒地冻更加冷。

“杜清欢,跪了多久了?”他的声调里,没有半分怜悯。

杜清欢抬起头,朦朦胧胧的看着他的脸,“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上官焱漆黑的眸子尽是嘲弄,“你可曾想过,这就是你的报应?”

杜清欢闻言,心底阵阵的抽疼起来。

果然,他还在怪她。

当年,上官焱因为争权夺位,遇到了一次暗杀,那时的他,高烧不退,是当时出门拜佛的杜清欢发现了他,将他捡回去秘密医治。

那时的他刚刚捡回一条命,闭着眼睛握着杜清欢的手,说要一辈子记得她,让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他的皇后。

可等他登基,杜清欢等来的不是他迎娶的花轿,而是要她医治未来皇后顽疾的圣旨。

当时的杜清欢,是怎么回答的呢?

“若你想救她的命,就立我为后,否则我誓死不从。”

杜清欢不甘心,所以逼迫他娶她。

杜清欢天真的以为,总有一天能够把当年的一切说的清楚,可是却低估了上官焱的决心。

他从不肯和她多说一句话,如非必要,绝不踏入皇后的宫门一步。

杜清欢在刺骨的寒风中清醒过来,惨然一笑,“皇上对臣妾有怨恨,臣妾清楚,既然这样,臣妾把这东西交出来,也算赎罪。”

她把凤印从怀里拿了出来,“只要皇上愿意救臣妾的父亲一命,臣妾愿拱手将这凤印归还,从此在冷宫度日,决不再踏出一步碍皇上的眼。”

上官焱冷冽的眸子在杜清欢身上停留了许久。“杜清欢,你以为朕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吗?”

他一把将杜清欢扯起来,薄唇凑近了她的耳边,“你既然那么喜欢皇后这个位置,我就让你一辈子坐好你的后位,直到,一无所有,痛不欲生。”

说完,他漠然的松了手,命人取来一只火盆,从怀里取出那救命的草药。“杜清欢,看好了,这是你父亲的命,能不能救得回来,就看你了。”

杜清欢愣住,下一秒,却看着男人冷笑着松开手。

那轻飘飘的草药,飘落。

“不!不要!”杜清欢睁大眼睛,挣扎着爬了过去,双手毫不犹豫的伸进火盆里。

可那里还来得及?那几根草药被火苗快速的席卷,散发出一阵焦糊的气味。

“不,不要!求求你!”杜清欢疯了一样在火焰里搅弄着,眼底尽是绝望。

一阵风吹过,将那灰烬吹得一干二净,就好似把父亲的性命也带走了一般。

“不!父亲!父亲!”杜清欢仰起头,大声的哭喊着。

上官焱却淡淡地嘲讽:“杜清欢,这可就是你要的?”

杜清欢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冷嘲热讽,大声地哭叫,她的手早已经在一冷一热的刺激下溃烂流脓。

YIREN.TV
推星娱乐二维码




Copyright(c)2011-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影视频道 版权所有

若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来信通知,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联系方式 qq 211499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