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骗了整个纽约:俄罗斯拜金女落网记

5月9日,安娜·索尔金在曼哈顿最高法院出席庭审。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界面新闻(wowjiemian), ...

欺骗了整个纽约:俄罗斯拜金女落网记

5月9日,安娜·索尔金在曼哈顿最高法院出席庭审。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界面新闻(wowjiemian),作者为潘金花,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不花一分钱,也能坐上私人包机、出入豪华酒店、享受顶级派对吗?28岁的安娜·索尔金(Anna Sorokin)像电影《百万英镑》一样做到了。她给自己写了一个“德国富二代”的剧本,只不过迎接她的,将会是漫长的牢狱生活。

5月9日,这位冒充德国家族女继承人、忽悠纽约上流社交圈的俄裔假名媛,因诈骗酒店、餐厅、银行及一家私人飞机公司21.3万美元现金及服务被纽约法庭判处4到12年有期徒刑,她还需支付19.9万美元赔偿,以及2.4万美元罚款。

法官基泽尔(Diane Kiesel)说,“我对被告行骗之深入感叹不已。”基泽尔补充道,“纽约城的光鲜与奢华蒙蔽了她的双眼。”

1991年出生于俄罗斯多摩德多沃(Domodedovo)的索尔金来自一个中产家庭,16岁时随父母搬去德国。据《纽约》杂志报道,她的父亲曾是一名货车司机,后来自己经营供暖与制冷设备的生意。她的父母说,2011年高中毕业后,索尔金曾前往伦敦入读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后来辍学回到柏林,然后又前往巴黎,在知名时尚艺术杂志《Purple》实习,在此期间,父母一直在负担她的吃穿用度。

随后她把目光投向了纸醉金迷的“大苹果”纽约。在大西洋的另一侧,索尔金是即将继承6000万欧元家族信托基金的“安娜·德尔维(Anna Delvey)”。纽约的上流社交圈流传着“德尔维”多个版本的家世——外交官的女儿、石油大亨的千金、太阳能板家族企业的女继承人。

欺骗了整个纽约:俄罗斯拜金女落网记

安娜·索尔金。图片来源:Instagram

“继承人”德尔维不想过被安排好的生活,她想在曼哈顿公园大道南开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会员制艺术俱乐部,打造一个“极具张力的视觉艺术中心”。

2015年秋天,德尔维与年轻的建筑师卡拉特拉瓦(Gabriel Andres Calatrava)一拍即合,后者的父亲是西班牙知名建筑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设计了纽约世贸中心交通枢纽站。

卡拉特拉瓦答应为这位名媛设计一个带有酒吧、夜总会、艺术展厅的私人俱乐部。德尔维相中了曼哈顿公园大道南281号的一幢六层建筑,红棕色屋顶、大理石拼花地板、还有彩色玻璃窗户在两旁林立的高楼间显得既别致又不失气派。

算上租金与修葺费用,整个项目最高可能得花4000万美元,但当时卡拉特拉瓦相信德尔维有这个财力。

毕竟这位女继承人从头到脚的行当都是设计师品牌,她住在纽约的高档酒店,带朋友出入上流餐厅,给的小费都是100美元起,还曾包下一架私人飞机前往奥马哈参加巴菲特公司的股东大会。

霍华德11号酒店的服务台职员戴维斯(Neffatari Davis)向《纽约》杂志回忆说,2017年初,在德尔维下榻的这段时间里,酒店里的每一位员工几乎都争先恐后地为她提行李,“是抢着帮她提,因为大家都知道,她一出手就是100美元。”

“酒店仿佛是她的天下,”戴维斯说,“你见过蕾哈娜拿着红酒杯出门的模样吗?安娜就是这样。大家让她这么做,还会对她说,‘德尔维小姐,再见。’”

德尔维花钱的速度着实让戴维斯咋舌。这位富二代的酒店房间里满是各大名牌的购物纸袋,在出入上流场合的间隙,她还会带着戴维斯去做按摩、冷疗与美甲,还有一次是去找私人教练健身,女星达科塔·约翰逊也是这位教练的客户。戴维斯还记得,那天体验完后,德尔维立马掏出了4500美元,购买了余下的课程。

德尔维几乎都是用现金支付。因为她的钱“都在海外的信托基金里”,所以遇上一些大笔的账目,她常常会先赊着,或是找朋友垫付,并表示之后会以电汇的方式还清。

《纽约》杂志报道说,木木美术馆联合创始人黄勖夫就曾为德尔维垫付过机票与酒店费用,当时她邀请他一同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活动。起初他有些纳闷,也对德尔维在威尼斯只付现金的举动表示不解,虽然他之后一直没收到汇款,但他很快就忘了这几千美元。

对于真正的富豪而言,一切“忘记”都很合理。或许是因为她的钱太多了,自己都不知道钱花在哪儿了——在德尔维开口解释前,别人就已经给她找好了理由。

欺骗了整个纽约:俄罗斯拜金女落网记

安娜·索尔金在威尼斯。图片来源:Instagram

YIREN.TV
推星娱乐二维码




Copyright(c)2011-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影视频道 版权所有

若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来信通知,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