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何以支持库尔德独立公投

以色列何以支持库尔德独立公投 9月25日,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将举行首次独立公投,伊拉克议会、最高法院及联邦政府均对此坚决反对,并采取相应防范措施。土耳其、伊朗等拥有较高 ...

以色列何以支持库尔德独立公投

9月25日,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将举行首次独立公投,伊拉克议会、最高法院及联邦政府均对此坚决反对,并采取相应防范措施。土耳其、伊朗等拥有较高比例库尔德人口的周边国家也强烈抵制并威胁警告,联合国甚至库尔德人的战略盟友美国也明确说不。

然而,在几乎一边倒的反对声浪中,以色列成为唯一公开支持库尔德人独立的国家。尽管孤掌难鸣,以色列这种与众不同的库尔德政策反而十分引人注目。其实原因很简单,从历史相似遭际看,以色列人与库尔德人同命相连;从现实地缘格局看,以色列想借力打力进一步改善安全环境。

本月13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通过其办公室对外宣布,尽管以色列视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为恐怖组织,但是,支持库尔德人合法寻求民族独立。美联社报道认为,内塔尼亚胡这番表态是对此前副总参谋长雅伊尔·戈兰有关库尔德问题言论的澄清。戈兰在华盛顿某个研讨会上否认库尔德工人党是恐怖组织,并强调一个“坚强、稳定和团结的库尔德实体”对于爆炸性的中东“是一个不坏的主意”。

内塔尼亚胡上述澄清顾及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工人党的官方定性和传统立场,但也确认对库尔德人寻求独立的理解与支持。2014年,内塔尼亚胡曾公开支持库尔德人建国,称他们是“敢于战斗且遵守政治承诺和政治操守的民族,值得获得政治独立。”从根本上说,以色列对库尔德分离主义大体且一直持同情和支持态度,因为以色列是公认的“中东孤儿”,库尔德人则以“没有朋友”著称。

曾经在中东建立过辉煌文明的以色列人,在公元一世纪被罗马人彻底征服后开始第三次民族大流散,直到1000多年后才借助第一次世界大战获得在巴勒斯坦重建家园的机遇。同在西亚腹地繁衍数千年的库尔德人,历史上既没有以色列人那么多不幸,也没有以色列人近现代那样有幸得以独立建国,英法俄等列强瓜分奥斯曼帝国遗产时也曾许诺“库尔德斯坦”独立,但最终被现代土耳其国父凯末尔挫败。

同为阿拉伯人、波斯人和土耳其人三强夹缝中的少数力量,以色列人与库尔德人同病相怜,惺惺相惜。但是,与土耳其、伊朗、叙利亚等国的库尔德人相比,伊拉克库尔德人与以色列人关系更近,尤其是大量从伊拉克移民到以色列的犹太人,一直怀有父辈与库尔德人和睦相处的美好记忆。不仅如此,现代以色列人还与库尔德人长时间面临“共敌”伊拉克复兴党政权。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巴尔扎尼和塔拉巴尼两大家族领导的库尔德反政府游击队得到过以色列大量军火和装备援助,以色列电视台也曾展示过时任国防部长达扬与库尔德领导人的亲密合影。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以色列院外集团游说布什政府在伊拉克北部建立禁飞区,向库尔德人提供空中保护。

伊朗和叙利亚政府曾指责伊拉克库尔德人与以色列人的密切联系,伊拉克总统、库尔德民主党主席巴尔扎尼2006年曾公开回应称,与以色列建立关系并非罪恶,因为不少阿拉伯国家都与以色列保有政治关系。也许是因为以色列一直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给予善意和支持,与绝大多数敌视以色列的穆斯林群体不同,伊拉克库尔德人游行时甚至可以看到以色列国旗,这种现象在其他三国库尔德人聚居区闻所未闻。

以色列力挺库尔德人“自决命运”,一方面是为了支撑以色列建国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逻辑自洽,另一方面就是现实利益,即支持库尔德人从中东四个伊斯兰国家中独立出来,削弱这些国家的实力,转移它们因巴勒斯坦问题而形成的持续压力,缓解以色列战略安全孤岛困境。库尔德人作为中东伊斯兰世界长期遭受打压和边缘化的少数族裔,如果能走上独立建国之路,将为以色列确立一个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且长期稳定的地区盟友,尤其能遏制伊朗的战略扩张和威胁。

当然,面对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以色列也小心翼翼地盘算进退得失,它虽然强烈支持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三个敌对国家的库尔德人独立,但也不敢太过张扬而得罪关系微妙的土耳其,内塔尼亚胡给库尔德工人党贴“恐怖组织”标签即为例证。事实上,该组织领导人奥贾兰当年被土耳其政府通缉而四处流亡,最终是以色列海外情报机关摩萨德协助将其绑架归案。可见,以色列的库尔德政策既非一成不变也不一刀切,而是关联切身利益。换言之,支持或不支持库尔德人独立,或许都可视之为“政治生意”。

YIREN.TV
推星娱乐二维码




Copyright(c)2011-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影视频道 版权所有

若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来信通知,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联系方式 qq 2114999999